•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月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草案明确,在决定施行之日起两年内,授权对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票公开发行实行注册制度。待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后,有关部门将制定相关规则,在公开征求意见后实施,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注册制就要来了,牢骚太胜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注册制实行,有其必要性和必然性。

        所谓注册制,主要是指发行人申请发行股票时,必须依法将公开的各种资料完全准确地向证券监管机构申报。证券监管机构的职责是对申报文件的全面性、准确性、真实性和及时性作形式审 查,不对发行人的资质进行实质性审核和价值判断而将发行公司股票的良莠留给市场来决定。

        在上市条件上,注册制更多要求的,是企业的内在真实,不需要你有好的业绩。只要真实反映企业真实状况,内部有序,市场认可,你就可以先上市圈钱出去抢地盘。

         没有资本市场之前,企业的资金来源主要有自有资金、债务组合。企业有好的项目,得四处筹资金。以往的借贷资金,都喜欢锦上添花,你越有钱,我越借钱给你,项目好不好不管,融资变成了以资金养资金,好项目持有方的主体,往往因为偿债能力较弱,很难融到资金。但实行注册制以后,企业有好的项目,可以直接申请上市融资,只要投资人看好其未来前景,相信其将来的发展,就能融到钱。而核准制下的A股上市,基本上除了关系,就是要看业绩。拼命的刷出业绩才能上市。常常上市不到两三年,业绩就变脸,每到年底就靠政府补贴维持营利,极大的浪费了社会财富。

          资本市场既能为新产业提供推动力,更能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动力。实行注册制以后,更多的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筹钱,好项目或好企业假如能融到发展资金,发展速度也极为惊人。比如打车软件中的优步、滴滴等,抢购营销做到极致的小米;把无人机卖到全世界的大疆科技;还有一直亏损的特斯拉。

          目前中国处于改革与转型的初期,也处于全球新技术革命和新产业革命的门口。新产业、新事物会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涌现。这些产业和公司在初期为了抢占市场,会非常需要钱。而此时估值也非常低,通过实施注册制后,二级市场投资者将有机会在企业发展的早期买到这些公司的股票,而不是等一级市场经过ABCD多轮融资和估值提升后再来二级市场,赚取别人赚剩余的钱。美国的特斯拉等企业,刚在美国上市时,还几乎啥都没有,但自从上市后涨幅几十倍,即使如今都还是亏损。若假如在目前A股的机制下,要等待他有业绩了才上市,恐怕一上市的价格就很贵了,估值提升最快的阶段早就过了。那时的二级市场投资者可能就要站在高高的山岗上、当接盘侠。

          注册制可以提供给我们在企业早期介入其投资过程。假如眼光够好,完全可以买到翻几十倍上百倍的股票。再也不会错失曾经的百度、腾讯、特斯拉。

          注册制下,市场会产生很大的分化。会出现几十倍的大牛股,同时,也有很多个股会沦为“仙股”。注册制实质上是降低上市门槛,改变上市规则,优胜劣汰将更加明显。好的公司会有合理的价格,不好的公司,也会遭遇投资者的遗弃。因为,总是有新的东西进入股市。假设买入那些不好的公司,也许拿着拿着,就退市了。

          这种市场下,对投资人的选股能力,会是一个很大的考验。A股投资,将会变得越来越专业。以前人人炒股、人人赚钱的好日子,将逐步过去。即使是专业投资者,想赚钱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类似的市场,已经摆在那里,比如美国市场、香港市场,就是一个实施注册制的成熟市场。即使最近5年处于牛市的美国市场,有涨幅几倍的大牛股,也有跌幅几倍的大熊股。配置不好,就可能战胜不了指数。要长期跑赢指数也是很困难的。在这种市场之下,股市逐渐有了慢牛的希望,但预期收益率,可能就要下降许多了。

          注册制实施的另一个好处是,将有更多差的企业退市。退市制度的不健全一直是A股市场备受诟病的问题,企业上市了就难退出,退市门槛非常高,半死不活的公司都有资格赖在市场不走,即使企业彻底不行了,也还可以卖壳。注册制相对于审核制,上市成本会更低,退市成本也会更低,退市会更容易实现。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每年大约有6%的公司退市,纳斯达克的退市率为8%。完善的退市制度是任何市场都是需要的。

          很多人担心注册制会压垮A股的牛市。其实,股市的牛熊,向来不会因为注册制还是核准制而出现。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股市更多的是反映经济社会的走向。如今我们经济处于低位,股市也处于相对低位和低迷时期。但展望未来,谁可以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可以带来中国产业的革命?谁可以说中国改革就不能成功呢?基于此,我们不需要太过于担心股市的牛熊,而更聚焦于,如何去适应注册制实施后A股市场投资规律的变化,以及如何去挑选那些能穿越历史,逐渐长大的企业。